EN [退出]
旺角卡门豆瓣>中国新闻

_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等6日答记者问实录

2017-11-22 09:10

[钟雪泉]: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财政部长楼继伟先生、副部长张少春先生,围绕财税体制改革和财政工作回答大家关注的问题。下面请提问。[09:02]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国际在线记者]:我们知道,财税体制改革是涉及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所以每一项举措都广受关注。请问围绕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目标,今年财政部对推进财税体制改革都有什么具体的考虑?[09:03]

[楼继伟]:十八届三中全会给财政和税收体制改革明确了很重的任务,把财政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三方面的主要任务,一是预算改革方面,一是税制改革方面,还有一个是中央和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问题。[09:07]

[楼继伟]:从目前看,我们主要是在前两个方面先起步,今年在预算改革方面,可以看到,今年的预算报告和往年有所变化,总的要求是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一是透明,另外是审查预算的重点从赤字规模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一些语言也跟原来不太一样了,整个预算报告开始时讲的预算改革和税制改革,然后解释主要政策,把所列的这些数据做了简化,而详细的是在红色的大本中,有预算表,上面加了很多注解,这样构成我们新的预算编制的模式。[09:08]

[楼继伟]:另外,今年要改革的是税制改革,“营改增”继续进行。同时,我们正在研究资源税,还要推进环保税的立法,推进房地产税的立法,正在研究的是消费税范围和税率做适当调整,今年的任务主要是这些。[09:08]

[亚洲通信社日本新闻网记者]:请楼部长回答一个问题,人大发言人傅莹女士提出来,十八项税种当中,人大立法的就有三项,其他都是以国务院条例形式来执行,条例以形式来征税是否合法。还有您刚才提的房地产税的问题,这个房地产税牵涉到千家万户人的利益,怎么计算?怎么立法?这个问题请您回答一下。[09:09]

[楼继伟]:首先我回顾一下历史。刚刚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是有很多税种的,但是后来学习苏联了,计划经济,几乎把所有的税都取消了,就变成了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上缴利润为主,除此之外留了一两个税种。[09:11]

[楼继伟]:在文革期间,剩下这几个税还准备作为资产阶级的尾巴割掉的。所以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的时候,我们的税种是非常少的,那时候还是基本依靠企业上交利润。我们几乎要从头开始建立我们的税制,要做很多探索。[09:12]

[楼继伟]:在1985年,全国人大六届三中全会给予授权,授权国务院在体制改革期间可以通过税收条例的形式,推进税制的改革。到目前为止,这个授权并没有收回。因此,国务院用条例的方式进行税制改革,以及包括执行这些税制,是合法的。[09:14]

[楼继伟]:这种方式有它的弊端,也有它的好处。好处是我们要比较快地建立起我们的税制,但是也有弊端,带来一些税收的随意性。比如有一些地方千方百计地向中央政府争取税收优惠,或者说随意减免税,这也都同不是税收法定原则相关。所以,人大逐渐收回了一些立法权。这次三中全会明确规定,要落实税收法定原则,今后逐步这些税收条例要改成立法。比如你刚才问到的房地产税法,三中全会规定,加快立法进程,适时推进改革。立法就应该是全国人大的事情。[09:14]

[经济日报和中国经济网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全面清理税收优惠政策,特别是区域税收优惠,原则上不再出台新的税收优惠政策,请问这是基于哪些考虑?下一步如何贯彻落实?谢谢。[09:15]

[楼继伟]:首先是从原则出发。三中全会决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要公平竞争,统一市场,这是从原则出发。如果各地都搞税收优惠的话,那么就不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而是优惠政策起决定性作用。[09:16]

[楼继伟]:第二是从问题出发,各地出台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过多过滥,造成了不公平竞争。其实各地也很苦恼,他们想吸引一些投资,邻省有优惠,他要是不搞优惠的话,投资就不来了,所以竞相攀比造成了秩序的混乱,所以应该清理。[09:17]

[楼继伟]:现在国际上比较正规的定义叫做“税基侵蚀,利润转移”。我们在G20的会议上也承诺,反对“税基侵蚀,利润转移”,和国际社会共同抵制这个做法。当然那个讲的主要是跨境的,我们国内搞那么多税收洼地,也不符合我们承诺的精神,所以要做。这是为什么做。[09:21]

[楼继伟]:怎么做?有两个,一是现在已经规定的,比如经过国务院批准的区域性优惠政策,有时限的,到时限要解决,没有时限的就定时限,没有经过批准的一定要取消。二是中央统一规定,地方自行清理自己出台的这些政策,我们要保证做到资源是由市场决定配置,而不是各种区域性的优惠来配置。[09:21]

[澳大利亚环球凯歌传媒集团记者]:我了解中国现在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中国人不少家庭在出售自己的第二套房,首先离婚,卖了房之后再结婚,这样就不交20%的个人所得税。请问你觉得这20%的税应该交吗?您觉得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政府准备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谢谢。[09:22]

[楼继伟]:你说的这个情况是个人所得税,财产转让所得应该交20%,按20%的税率交个人所得税。法定是这样讲的,但实际上法律上有过一个授权,在征收比较困难的时候,税务局可以制定一个简易征收的办法,因为怎么计算转让收入是很难的,他做不到,但法律规定是可以收的。[09:24]

[楼继伟]:您说的现在北京市规定还是按20%的转让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结果出现了你说的那种问题,有人离婚,因为二套房嘛,个人所得税按个人收,所以带来一些问题。我们不是按家庭征收的个人所得税,下一步改革的时候改成综合所得税时要考虑。[09:24]

[楼继伟]:第二个,在很多国家征收财产转让个人所得的时候,他是给予不同的便利的,比如说你再买一套房的时候,原来的转让所得部分可以抵税基等等,有这样一些规定。我们目前由于是分项征收的个人所得税,这种政策在目前税制之下还比较难以选取。至于说到因此有人就离婚,我是认为,如果一个政策出来,造成一些人间的悲喜剧,这个政策肯定是有缺陷的。谢谢。[09:25]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记者]: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研究调整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您刚才也提到了,请问财政部将采取哪些措施逐步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问题?另外有政协委员提出建议上调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请问楼部长是否还有这样的空间?谢谢[09:26]

[楼继伟]:你提到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划分。我们是把这个作为下一步改革要做的事情,但是你要知道,中央与地方职能的划分是一个国家治理的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财政问题。一个国家,中央政府、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各承担什么责任,相应承担多少支出,责任中有没有互相之间的排他性,或者说责任之间有没有互相的合作性,以及因此怎么样匹配支出责任,都不仅仅是一个财政问题,大部分国家都是通过立法来解决。我们会提出一些设想,因为这是一个国家治理问题。今后再报告立法部门,看看这些事情怎么处理。[09:29]

[楼继伟]: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我们现在是3500元,有没有可能再提高?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下一步要做的是把分项征收改成综合所得税,简单地提高起征点的做法并不公平,不能体现每个家庭的差异。一个人一个月挣五千块钱不多,自己生活还不错,但是一个人挣五千块钱同时还要养一个孩子就很艰难。[09:29]

[楼继伟]:实行综合所得税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要把你所有的收入综合计算,同时考虑你的支出,包括基本支出,也就是说你有没有赡养、抚养方面的负担,你有没有再教育的需求,当然这个需求是实现的需求,你说有需求不行,你得交了培训的学费。你有没有住房贷款的按揭,这些可以抵扣。当然,你三套房子可能就不给你抵扣了,你自己基本需求的那一套给你抵扣。这样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起征点的问题了。[09:31]

[楼继伟]:大部分实行综合所得税的国家基础起征点是很低的,不是3500元,一些国家折算到中国的货币来说可能是350元,但是这种扣除之后会区别不同的情况。所以简单地提高起征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根本来说,我们已经在努力了,通过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来解决这些问题。[09:32]

[中国财经报记者]:“向贫困宣战”是本次大会期间的热门话题之一,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解决一千万农村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请问楼部长,中央财政在支持扶贫开发方面制定了哪些政策?成效如何?今年在实施精准扶贫方面还有哪些具体措施?谢谢。[09:35]

[楼继伟]:总理在报告中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做一点点补充。“向贫困宣战”,解决贫困问题,是一个很综合的问题,什么原因都可以致贫,有的是在不适宜人生存的地方生存,我们已经对于一些地区给予了补助,他们自己努力,我们给他一定的补助,把那些处在大深山里的人搬出来。有的是因病致贫、大病致贫。在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中,今年准备在其中提出一部分做大病统筹。有的因为家庭的特殊情况造成了贫困,现在建立临时救助机制,而不是长期的救助。我们还建立低保,低保是按照物价指数联动的机制。还有农村各方面,还有城市,比如说今年要做棚户区改造,保障性住房今年的目标是700万套,其中主要部分是棚户区。在农业方面,也有很多措施。所以,贫困是多种原因的,我只能点一些,做一些补充。[09:37]

[扬子晚报社记者]:请问部长,我们的收入分配改革会有什么样的举措?谢谢。[09:44]

[楼继伟]:收入分配改革是一个很难回答也很好回答的问题,难回答是因为收入分配是个结果,是各方面措施最终的结果,刚才这位记者讲的问题,如何向贫困宣战,最终的措施都是改革收入分配,所以说涉及面太广,什么事情都涉及到收入分配。[09:45]

[张少春]:总体上说,收入分配是一个非常大、非常综合的题目,但是我们要做到的是随着经济的增长,使中国的老百姓能够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总的政策,总理的报告都已经讲到了,首先是要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使在收入分配当中通过就业能够获取收入报酬和经济增长能够逐渐同步。还有的就是刚才楼部长讲的,政府给贫困人口筑牢底线,就是他由于各种原因致贫之后,政府能够补助这个短板,使他不能因病、因教育、因生活环境致贫之后而失去生活的来源,这也是我们收入分配政策当中的一个重要方面。[09:45]

[张少春]:再有,刚才楼部长讲的,我们财政和税收制度的改革,在再分配领域,通过税收调节收入,首先筹集到的公共财政的收入能够更好地保障这些民生,同时通过税制的改革调节不同阶层的收入,这些都是收入分配政策的内容。这些内容综合到一起,是非常大的题目,下来以后我们可以再沟通。[09:46]

[楼继伟]:三中全会对此其实有一个原则性的提法,要求起点公平。有时候大家理解收入分配就是国家多征点税,然后给各方面去补贴,其实那个做法并不是关注起点的公平。你看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比如教育方面正在推进异地高考,推进资源可携带。也就是说,比如一个农民工子女要上学的时候,教育资源可携带,这些都属于起点公平的问题。所以收入分配是一个很广泛的,刚才这些都属于收入分配范畴。[09:46]

[德国新闻社记者]:我的问题是如何平衡发展和经济增长。昨天在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GDP增长的目标大约是7.5%左右,但是有一些专业人士指出,这个增长速度还是太快,如果要实现7.5%的增长,就可能要再次依靠大量地发行债券以及发行信用的方式来实现,您是否担心这会带来一定的风险?[09:50]

[楼继伟]:我希望你注意一下,总理在阐述去年的经济工作和今年的经济工作时,是用多个指标来描述的。去年是这样的,底线是不能够在就业上出问题,我们去年的目标是1100万人的就业,但实际上我们完成的是1300万人新增的城镇就业。另一个上限是使得物价不要超过3.5%,而不仅仅是一个GDP的增长。那么我们去年都做到了。我刚才说了,新增城镇就业1300万,物价是2.6%。当然,这两个指标都同GDP增长相关。我们GDP如果增长快一点,就可能物价涨得更高,当然就业要好一点。[09:53]

[楼继伟]:我们今年的目标仍旧是三个一起考虑,而且都用了“左右”的提法。比如说今年的经济增长不是7.5%,是7.3%、7.2%,算不算7.5%左右呢?也可以算。但是我们的就业目标是1100万,能不能实现1300万呢?很有可能。所以就业是我们最重要的目标。为什么可能?去年就业贡献最大的,一个是小微企业,一个是服务业。服务业去年占GDP的46%,第一次超过了制造业,服务业容纳大量的就业。今年我们继续在实行营业税改增值税,我们在推进通信业增值税改革的同时,还研究将生活服务业、不动产业、金融服务业纳入增值税的范围,服务业将有更大的发展。而且,这样的就业是健康的就业,我们相信只要货币政策守得住,物价也不会上去,因此GDP的增长是在7.5%左边还是右边,左边多少、右边多少,并不是特别重要,重要是就业,我们的指标已经是个综合的指标了,总理也做了很清楚的解释。谢谢。[09:5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请问楼部长,去年中央提出了一系列简政放权的要求,财政部也下放了一些审批权限,一些部门机构不能再乱收费了,使得财政部掏钱的地方可能有所增加。另外,中央又要求遏制浪费,缩减“三公”经费,财政部今年的预算工作可能也面临新的课题,这样的变化对财政部来说增加了哪些难题?您作为财政部长,工作上有哪些苦恼?[09:57]

[楼继伟]:去年一开始,现在继续在进行,就是下放一些审批权限,以及取消一些行政性收费,另外压缩“三公”经费等等,这对于财政部来说是个好事,我们没有苦恼,我们一直期望这样的,是财政工作最好做的时候。[09:58]

[楼继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最难的时候,因为大家对财政改革的期望很高,三中全会给了这么大的任务,这些任务要触动既得利益。比如说总理已经讲了,专项转移支付要压掉三分之一,现在有220项,我们预算报告中讲了压到150项左右,咱们算算账,三分之一得压到147项。压这些专项不容易,这些方面我们是比较难的。当然还有一些类似的利益调整的问题,这些比较难。所以我们不是苦恼,我们应该迎难而上,把这些问题解决好。[09:58]

[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税制改革里面,您刚才有提到资源税、环境税,当然我们也很关心消费税,消费税下面如何展开?刚才您提到涉及到一些利益的调整,在预决算公开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碰到哪些阻力?[10:05]

[楼继伟]:你讲到的消费税问题,因为现在还没有调整消费税的条例,只是一些设想,是我们和一些部门讨论,大家有一些共识。首先要环境友好,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的那些物品,要加税,然后一些奢侈品要加税。我们过去曾经有过对奢侈品征税,后来变成大众消费品了,这些就减税了。现在很难给你举例。可能的话,还不仅仅是从生产环节,从批发和零售环节也可以征收消费税,比如说烟草,在生产环节征收,在最终接近零售的批发环节也征收烟草消费税,我们也可以这样做。油品,除了出厂征收,也可以在加油站征收,很多国家都在加油站征收。这就是在征收环节和税率上的一些环节。[10:05]

[楼继伟]:你刚才讲到的预算公开问题,预算公开我们逐步在公开。因为要公开的话,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你要请客人进来看看你的房子,首先你是不是要打扫一下?220项专项转移支付都公开,是不是应该先把不合理的削减下来?所以有个逐步的过程。有的是完全同类项,无外乎就是由不同的人管理,就变成了几项,能不能把它变成一项。有的是评估做得不好,也就是说效果不是很明显,能不能取消。所以这种公开首先要有个清理的过程,再公开。[10:06]

[楼继伟]:各个部门有各个部门公开上的一些难处,根据预算法的要求,各个部门的预算是各部门编制,各部门执行,各部门去公开,都有一个大家要清理规范的过程。我都理解,而且我们也跟他们一起努力,并不是说有特别大的阻力,而是说怎么做好的问题。[10:06]

[张少春]:我补充一下,刚才这位记者提出的问题,有难度,但是主要不是阻力,因为公共财政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就是要做到“阳光财政”,要做到公开透明。但是难度的主要方面来自于工作量和技术,按照目前的预算科目和预算报表,公众需要公布的这部分不能自动集合起来,没有这个科目。下一步要逐步公开,就要从预算的基本的技术制度设计好,让大家看得懂,能找得出来,所以工作有难度、有压力,但是大家的思想意识理念都是一致的。[10:06]

[山东商报记者]: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改进国企负责人的薪酬体制管理改革,还有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改革。我的问题是,既然要改进就证明其中有缺陷或者问题,您认为问题主要在哪儿?改革的主要难点在哪儿?谢谢。[10:10]

[楼继伟]:这个问题主要不是财政部管,主要是国资委在管,所以我这儿也没有什么权威的说法。这是个很综合的改革,因为三中全会要求,一个是国企,一个是事业单位,要“去行政化”,不是所有的人,国企领导人要职业经理人。所以薪酬,如果按照职业经理人来说,现在国企的薪酬是偏低的,如果按照行政官员来说,他们是偏高的,我想这事儿挺难,我一边学三中全会,一边就挺为国资委发愁的,他们牵头,怎么搞?[10:10]

[楼继伟]:当然,我们会配合他们的,一定要有效率,能够适应于这些国企领导人不同的定位。目前这些国企领导人基本上已经按效益提取工资了,而且都有延迟给付的政策。我听到的一些情况,也是由于特别重视年度效益,所以对长期投资发展关注度不足,长期发展好,当前的效益可能不好,所以这不仅是一个工资问题,是一个改革性的问题。事业单位点到了一些大学、医院要“去行政化”,主要是由其他部门来做了,我们配合他们,“去行政化”现在按行政机构的做法来搞工资,不是办法。[10:10]

[亚洲电视记者]:预算2014年的财政赤字会达到1000个亿吗?好像军费也增加了,安全开支的费用也增加了,想问他们两个之间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有的话,军费在里面占有多大的部分?[10:15]

[楼继伟]:是的,我们今年的预算赤字,中央增加1000亿,地方增加500亿,一共增加1500亿,赤字占GDP比重还维持在去年水平,是2.1%,就表示我们适当扩大支出,财政政策还是积极的,但是我们是有收敛的,也就是说没有扩大赤字占GDP的比重。[10:15]

[楼继伟]:这个事情跟你说的这两个问题没有什么关系,你的问题是国防费的增长,国防费今年中央财政支出是8082亿,增长12.2%,公共安全方面是很复杂的,包括武装警察部队,包括司法、检察、公安、消防,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公共安全这部分的增加,除了正常的之外,还有个改革的问题,原来民航、铁路这些警察都属于企业自己管,不能让企业负担这些公共责任,变成了国家来负担他的经费,改革中要增加一部分支出。现代化以后,他们的装备水平也要提高。[10:15]

[楼继伟]:国防方面,我们也按照我们一直做的规划,再根据国防现代化,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提到了军队要改革,这些需求我们做了测算。你刚才问到了占中央多少,8082亿占中央本级支出的35%,这个比例看起来挺大,但是你知道,中央本级支出只占全国支出的15%,这个比例太低,就显得国防方面的支出比例大了一点。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今后要适当集中一些中央事权和支出责任,今后中央支出占比会逐步扩大,国防支出的占比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是35%左右了。

当前文章:http://ztfjw.ddqdgj.cn/guoneixinwen/t20171116_pw0i.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09:10

姬松茸价格一斤多少钱  枪王传奇  男人左眼皮跳周公解梦  西塘住宿多少一晚  dc穿越火线1.0视频  2人干瞪眼怎么玩  雷吉布什与卡戴珊  我的鬼神君  刘继红再婚嫁给谁了  三明天气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等6日答记者问实录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杨沛宜左手右手舞曲_外媒盘点2014年值得关注的国际人物 马云入榜